当前位置:苏北新闻 > 社会 > 正文

朱骏微博-争议声中的民间救援:两位蓝天救援队员命陨白

时间:2019-09-13 12:01 来源:苏北网 编辑:苏北网

核心提示

这场事故原本能够避免。 8月23日上午,中央气候台发布台风黄色预警,提示公众台风“白鹿”将于周末登陆华南。预警信息后面紧跟着几条防御指南,最后一条写道,“相关地域应注...

  下撤到山底后,担任护送伤员的雨寒和阿彭并不晓得另外两名队友的状况。清早时分,他们就已经分开执行任务。由于悬崖落差大,且雨后崖壁湿滑,需要运用下降器才干安全下撤。尹起贺、许挺秀两人选择留在溪谷中,手把手地教驴友运用下降器。

  护送遗体下山后,蓝天救援队依照惯例列队点名,点到两名遇难队友的名字时,一切队员齐喊了一声“到”。事发后的一次队内聚会上,队员们哭成了一片,雨寒说,她见过男生哭,但历来没见过男生那样嗷嗷地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深圳蓝天救援队算是一支“杂牌军”。队员们来自各行各业。 “什么样的人都能够来,但最终能留下来的,大约只要20%。”队长傻旦说。

  

  8月23日上午,中央气候台发布台风黄色预警,提示公众台风“白鹿”将于周末登陆华南。预警信息后面紧跟着几条防御指南,最后一条写道,“相关地域应注意防备强降水可能引发的山洪、地质灾害。”

  依照我国《烈士留念设备维护管理办法》规则,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在烈士留念设备维护范围内为烈士以外的其他人修建留念设备或者安放骨灰、掩埋遗体。原则上来说,尹起贺尚未被认定为烈士,本不被允许在烈士陵园安放骨灰。

  消失在山洪中

  

  目前,蓝天救援队已经向惠州市应急管理局提交资料,申报许挺秀、尹起贺二人为见义勇为和烈士。9月11日,深圳龙岗区政府表示已经成立工作组,将着手推动荣誉认定事宜。

  

许挺秀的遗体被发现的中央。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摄

  白马山事情发作后,自媒体“呦呦鹿鸣”发表文章《深圳英雄》。在文章中,作者呼吁给予两名救援队员应有的荣誉和肯定,并指出了一个现实问题:体制外的人参与体制外的行动,即便牺牲了,也往往比较难得到什么荣誉。的确,与以往牺牲的消防员和警察相比,两名队员的荣誉来得有些迟缓。

  假如不是正好在惠州,尹起贺、许挺秀或许不会出往常白马山上。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雨寒称,事发当天,她和尹,许等三名队员在惠州做技术交流。完毕了一天的任务,刚要吃晚饭的时分,一条求救信息从手机里弹了出来:白马山有人坠崖受伤,推测多处骨折, 火箭发射成功回收-,另有十余人被困。

  三个多小时后,四名队员抵达伤者所在位置。见到身穿制服的救援队员,驴友们很激动,“你们终于来了。”这之后,双方之间的氛围有过几次动摇。雨寒回想,队员在处置伤口时,被驴友指出包扎不戴手套“不专业”。他们只好解释,医疗包里原本有手套,翻开后才发现找不到了。除此之外,伤员应该立刻送下山还是转移到安全地带等天亮再下山,双方也产生过不同意见。

  在周边几座城市的户外圈子里,白马山是一个抢手目的地。它的海拔超越1200米,除了“险”之外,水也很有名。溪流从山顶一路冲下,在断崖处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潭。天气好的时分,潭水泛着青绿色,石缝间的小鱼明晰可见。溪谷的更高处,还有一座水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