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苏北新闻 > 社会 > 正文

蒙被综合征死亡-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亲眼见证国度由弱变强感

时间:2019-10-09 12:11 来源:苏北网 编辑:苏北网

核心提示

在刚过去的那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里,我有幸作为嘉宾见证并参与了庆祝新中国70华诞的盛典。在天安门广场北侧的观礼台上,一种想和人分享的激动油但是生。 1992年10月,我作为...

  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正值我留学回国效劳20周年。常有人问我,假如当年没有回来,往常会是什么样子。我私自也不止一次地思索过这个问题。最大的可能,是在日本某个私立大学谋个职位,向日本学生教授一下中国法的基础知识。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上课时可能也会经常调侃下自己的国度,以迎合课堂上的学生和周围的同事。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而我往常,在自己国度一流的高校里,和优秀的同行同事,和优秀的青年人教学相长。这不正是中国传统读书人的最高化境吗?难怪我的日本导师和同学都说我当时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

  在日本传统宗教神道教中心京都旧皇宫的北侧、宋时从中国开封归来的留学僧创建的佛教圣地相国寺的南边,挺拔的尖顶钟楼之下,绿树成荫,一幢幢洋溢着浓郁英格兰风情的红砖建筑掩映其中, 南京大学金陵学院地址-,参差有致。在这块三教鼎立、交相辉映的风水宝地,西装革履、不拘言笑的教授和衣着时兴、青春洋溢的青年,在温暖的阳光下,三五成群,或行或席地而坐,其乐融融。这是我对这所之后生活了7年的学校的最初印象。来日之前,我还为分派到一个并非自己所愿的私立学校而有些懊丧,但置身其中之后,时间越长,就越为自己感到庆幸,这是一个十分合适我的、将东西方分离的理想环境。一定要说有什么不满,那就是校园太小。

  固然人们常说,日本直到往常仍在泡沫经济瓦解之后的泥沼里挣扎,尚未脱身,但从其科研和教育来看,状况似乎没有那么糟糕,以至完全相反。距离我原来住所步行约30分钟、与日本的旧皇宫京都御苑仅一路之隔的中央就是我当年就读的大学。那是一所兴办于1873年、奉行良知教育的教会大学,其开创人新岛襄被誉为“日本第一个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他16岁时偷偷跑到美国阿默斯特学院留学,毕业回国立志兴办一所培育“一国之良知”的学校。经过几代人筚路蓝缕、栉风沐雨,他的愿望终于完成了,这所学校现已成为载入日本中学历史教材的私立名校。

  1999年7月底,我学成归国。夜晚,轮船行经濑户内海,朦胧中看见巍然屹立的濑户大桥。它衔接本州和四国,横跨在头顶的星空下,是日本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我不无羡慕地对我爱人说,我们国度不知什么时分能够造出这样气度的大桥?回来之后,2001年我去香港出公差,学生开车带我参观,其中之一就是香港新地标——青马大桥。这座桥和日本濑户大桥外形相似,也是钢索吊桥结构,气势恢宏,且在1997年就落成了。我顿觉两年前经过濑户内海时的慨叹,纯属孤陋寡闻。之后,我在大桥桥端的碑石上,看到设计者和建造者均为外国公司,心中还是隐隐失落。